盛放无处宣泄的污东之力

awsl 

【陈许】一见

ooc+烂尾


陈亦度第一次见到许光明,是在Tiffany的婚礼上。

他那会儿刚和厉薇薇分手,Tiffany和Leo有心撮合,把两人安排在主桌肩挨肩的位子。

厉薇薇向来嘴毒,又是典型的职业病,和陈亦度凑一起,把新娘方亲戚的穿着打扮一桌桌数落过来。

当时许光明穿着卡其色格子西服,还配了条鲜红的领带,扎在群魔乱舞的人堆里,依然辣眼到不忍直视。

那时候,陈亦度就记住了他,比一身直男癌审美的衣品更叫人印象深刻的,是男人英俊端方的侧脸。

满场乱飞的追光打在他长长的睫毛上,柔化了硬朗冷峻的面部线条,明明是浓眉深目的威严长相,脸颊却透出两抹酡红,舌尖还时不时伸出来舔舐被酒液浸染的菱唇。

怀里...

像个成了真的美梦❤️


图源微博,侵删

是小公主在转圈了!我哥内八怎么辣么可爱!!!

图源微博:阿咻x

好白,好瘦,好帅,污力涛涛……

我要去冷静冷静😂

我是你心尖上的小鲅鱼😭

没看过《深情密码》,但觉得段鹏很适合燥郁黏腻的热带雨林,那种扑面而来的潮气和腥气。

身体是微凉的,像清泠的月光,漫不经心地斜眼看你时,目光是傲的锐的,带几分嘲讽和得意。

【周程】捡到一只小醉鬼(下)

只想写个车,然后把自己坑了……


程皓醒来的时候,浑身都像被卡车碾过,腰腿酸软得不像话,稍微动一动便牵扯的哪哪都疼,习惯性想翻个身换成仰躺的姿势,才发现后背居然贴着一堵温热的人墙,吓得他赶紧又转了回去。眼睛茫然地四处打量了一圈后,程皓彻底的面如土色了,不是自己的家,也不是自己的床,身边还躺着一个自己不认识的人。

被酒精浸得迟钝的感官缓缓复苏,脑袋下枕着的原来是一条男人的胳膊,而另一条胳膊正搭在自己腰间,还有温热的鼻息不停喷洒在后颈,发泄后的空虚和疲倦里混着一种奇异慵懒的满足……所以,是做过了,而且和一个男人。

伸长了手臂去够床头柜上的手机,七八个未接来电都是张铭阳打来的,要不是自己现在...

【周程】捡到一只小醉鬼(上)

太喜欢皓皓辽,忍不住想搞他


收到程皓说自己暂时走不开的短信,老实说,周凯是不开心的。

牙科诊所重新开张,按理说得算是大喜事,可周凯知道程皓酒量有多差,更知道这人喝醉后随便搓圆搓扁的样子有多诱人犯罪。

因为他们第一次遇见的时候,程皓就是一个人醉醺醺歪在吧台,抱着酒瓶往嘴里灌了一大口后,嘟着湿润的菱唇语出惊人:“你、嗝…你丫谁啊你?……离我…远点!别想把我灌醉了,嗝,然后骗、骗我去开房!”

明显是已经被各路不坏好意的搭讪惹到炸毛的样子,奶凶奶凶的。

彼时的周凯正处在看不到前路的混沌阶段,不知道自己能干嘛,又该去干嘛,索性哪儿也不去,什么都不想,白天闷头睡大觉,晚上出去醉生梦死逃避现实...

© 乌东 | Powered by LOFTER